返回

官场之风流人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章 为何不破釜沉舟(第1/3页)
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公告:新域名:17800.net=御宅屋,老域名过段时间失效,书友们记得收藏!
    (大家的红票很给力啊,每天都过六千票,感谢大家的支持,下一章会在十二点左右上传。)

    过不了多久,六号楼另一侧有汽车行驶的声音传来。

    沈淮绕到湖畔水杉林的东边,看到两辆黑色尼桑驶过来,挂着“淮a”的车牌,由东华市局的警车在前面引导,停到六号楼前的停车场上。

    陈铭德是省管干部,发生这种事情,省里第一时间派员与陈铭德的家属赶来是东华处理后事,是必然的。

    东华与省城的高速公路还是建设中,走省道要绕两百四五十公里,能在这时候赶到东华,说明省里得到消息,反应还是极迅速的。

    紧接着,沈淮又看到市长高天河的那辆黑色皇冠也跟着过来,刚好与省里来人前后脚进入南园,叫人怀疑高天河是不是一直都在大门外等着。

    黑脸膛、中等身材的高天河,穿着深蓝色的西服,抢先下车,走到第一辆尼桑车前,热情的帮忙打开车门,迎着车里下来一个宽脸颊、左眉断了半截的中年人。

    沈淮心想:打电话给二伯时,在电话里听到有人提到“谭部长”,应该就是这人吧?

    也不清楚二伯与跟这个谭部长通电话时,有没有提到自己,但扭转局势的时机也就那么一瞬间,看到吴海峰从楼道里迎出来,沈淮也大步从湖边走过去……

    此时吴海峰对高天河迟迟不露面心存不满,沈淮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就是在高天河与吴海峰取得默契之前,破釜沉舟、抢先出击,打乱他们的阵脚,让这两条老狗彼此生疑,相互厮咬……

    在踏出这一步之前,沈淮不是没有考虑过,彻底得罪高天河、吴海峰的后果。

    开始是有些犹豫,但转念又忍不住自嘲的笑起来:

    以前的他,在市钢厂是个随便给人踩踏的小人物,不要说吴海峰、高天河这两头坐山虎了,便葛永秋、彭勇次一等的地头蛇,他半个都得罪不起。

    沈淮清楚高天河、葛永秋这样的人物在东华的分量有多重,以前就算他把自己豁出去了,也不能不考虑家人事后不受报复。

    自己现在是谁

    虽说众叛亲离,给放逐回不了燕京,但好歹也是宋家的子弟。

    自己在市钢厂里,当着葛永秋的面,把他的舅子痛殴了一顿,还怕把高天河、葛永秋这些人得罪得更深吗?

    他在东华,算是无牵无挂的光棍一个,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怕高天河、葛永秋他们能去报复宋家不成?

    *****************

    高天河给吴海峰逼得不能再躲起来,但露面的时机选择也极为恰当,恰好叫代表省委省政赶来东华的省组织部副部长看到他刚刚到南园宾馆,之前没有与市委书记吴海峰在一起。

    高天河神色凝重的握住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谭启平的手,说道:“谭部长,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与海峰同志都深感悲痛;但是市里有一个极重要的招商活动,我也是拖到现在才能走开,感觉很愧对铭德同志……”

    短短几句话里,把自己先从这件事里摘除出去。

    多余的话,高天河也不再多说,只是用力握住谭启平的手,以示他内心揪痛。

    谭启平脸上很平静,但内心不平静。

    东华汇报陈铭德的死讯时含糊其辞,省委意识到事情的性质可能有些严重,才临时派他陪同陈铭德的家属赶来东华处理后事。

    在谭启平赶往东华的路上,东华市委书记吴海峰又进一步向省里汇报了抢救细节——光着身子猝死在宾馆的房间,由不得人不往那种事情上想,叫谭启平在路上就深感到事情的复杂……

    陈铭德作为省委省政府下派东华的干部,牵涉桃色事件而猝死,将会让省里非常的被动。

    当然,陈铭德作为宋华的秘书而给逐步在政坛崛起,一向给视为宋氏一系在淮海省的重要一支,要是牵涉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恶性、事件里,对宋家的打击也将极大。

    谭启平的父亲与宋家老爷子宋华是多年的老战友。

    虽说谭父在解放后就长期在广南省任职,七十年代受冲击又早早病逝,谭家后人与宋家的联络又不那么密切,但两家多少有些情分在。

    谭启平虽


公告:新域名:17800.net=御宅屋,老域名过段时间失效,书友们记得收藏!
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